<i id="yt13cu"></i><optgroup id="yt13cu"></optgroup><big id="yt13cu"></big>
              您當前的位置:龍炎網 > 曆史 > 戰史風雲 >

              研究發現日本侵華時期使用酷刑多達34類500余種

              2017-07-09 11:41:48 來源: 龍炎網(www.amyjaes.com) 評論數:

              新華社長春7月7日電題:研究發現日本侵華時期使用酷刑多達34類500余種

              新華社記者周長慶、劉碩

              吉林省文史專家研究發現,日本侵華時期利用和“發明”了各種慘絕人寰的酷刑,殘忍對待抗日軍民以及普通民衆,酷刑多達34大類、500余種,集古今中外殘忍與殘暴手段之大成。

              有關專家認爲,侵略者的酷刑摧不毀我們的血肉長城,但酷刑作爲日本侵略者的國家戰爭犯罪行爲,至今還沒有得到充分的揭露與批判,應該引起愛好和平的人們的關注與警惕。

              學者“十年磨一劍”揭露日本侵略者酷刑

              日本侵略者實施的酷刑以往散見于各類戰爭史實的檔案資料或著作中,爲了系統梳理其殘忍暴行,中共吉林省委黨史研究室研究員王宜田和吉林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副教授鞏豔曆時10年,對日本侵華時期實施的酷刑進行了專題研究。

              專家從大量資料中梳理統計發現,日本侵略者采取的酷刑多達34大類,包括水刑、木刑、笞(鞭)刑、金刑、火刑、凍刑、曬刑、燙刑、電刑、吊刑、陰刑、夾刑、摔刑、食刑、鹽刑、罰刑、暗刑、困刑、啞刑、革刑、壓刑、辱刑、砸刑、癢刑、勒刑、虐待刑、動物刑、醫學刑、毒氣刑、摘器官刑、坐老虎凳、無刑具刑、苦役折磨、精神折磨等,每類又分爲若幹種,酷刑種類總數超過500種。

              以“水刑”爲例,有灌涼水、灌辣椒水、灌煤油、灌涼水摻小米和頭發茬子、灌臭水、灌馬尿、澆開水等分支,並且每種酷刑又分爲若幹個具體行刑方式,僅灌涼水的方法就有33種之多。

              “酷刑是人類社會發展史上極其野蠻殘暴的行爲,而侵華日軍酷刑之酷、之虐、之惡、之毒、之暴、之恥,更是達到了極點,非語言能形容,正常人不能爲,善良人不願想,心軟人不忍睹,膽小人不敢看,其暴虐殘酷無恥的程度是人類酷刑史上罕見的。”王宜田說。

              王宜田說,進行日本侵華酷刑的研究,其過程本身也相當于無數次地遭受“酷刑”:查閱大量資料,搜集各類信息,常常閉上眼睛就能浮現出侵略者行刑時的殘忍場面。盡管如此,王宜田、鞏豔並未停止探求真相、揭露侵略者面目的努力。

              日本侵略者的集體犯罪:酷刑揭露“惡魔”面目

              王宜田、鞏豔系統記述日本侵略者500余種酷刑的《罪惡——東北淪陷時期日軍酷刑犯罪實證》一書,于2016年末出版發行。東北淪陷史專家李茂傑認爲,這部著作的出版,揭露日軍用盡了亘古以來幾乎所有的酷刑手段殘害中國愛國抗日志士的犯罪事實,徹底戳穿了日本侵占中國東北建立僞滿洲國是“建設王道樂土”的謊言。

              王宜田說,日本的酷刑犯罪是以日本國家法律、法令和軍隊命令爲依據,由日本憲兵、軍隊、警察、特務、看守、監工、開拓民、教師等共同實施,並唆使、強迫僞滿洲國軍、警、憲、特、漢奸等參與其中,共同加害于中國抗戰軍民和普通群衆,其殘忍程度超出當代人的想象,是地地道道的國家戰爭犯罪。專家指出,日本侵略者的酷刑不僅體現日本的國家意志,還充分證明其對中國人的特別殘害。

              “日軍在施行多種酷刑手段與方式方法方面的殘忍性、多樣性與普遍性,不僅達到了空前絕後令人發指的地步,而且可以說是集古今中外殘忍與殘暴手段之大成,其內容方式已達無以複加的地步。”中國第二檔案館館長、研究館員馬振犢認爲,酷刑虐待是日本軍隊二戰暴行的一個重要方面,它往往是直接導致受害者被屠戮死亡的原因,曾有無數同胞與朝鮮、蘇聯、英美及南洋各國人士死于日軍的酷刑之下,其危害程度絕不亞于日軍大屠殺等其他暴行。

              “今天我們必須有勇氣來直面這一切,在學術研究和適當的範圍與條件下完全地揭露日本法西斯的罪惡行徑!”馬振犢說,把“魔鬼”的醜行暴露于光天化日之下,才能讓全世界善良的人們認清他們的本質。

              面對酷刑中國人沒有屈服

              “過去幾十年,國內外出版了部分反映日軍暴行的圖書、畫冊,但還沒有一部專門從酷刑的角度揭露日軍暴行的研究著述,王宜田等人的研究填補了這個空白。”吉林省博物院原副院長、東北抗聯史專家趙聆實說。

              王宜田說,在僞滿洲國,所有遭受日本酷刑拷打的人群中,毫無疑問,中國共産黨人是最堅強的。因此,他們在著作中專門設立了“日本酷刑下的共産黨員”一節進行描述。包括楊靖宇、張浩(林育英)、金劍嘯、于天放等都在日寇各種酷刑的百般折磨下頑強鬥爭,還有很多中共黨員甯死不屈,慘死在日寇的酷刑之下。

              對于抗戰英雄趙一曼,日本侵略者更是無所不用其極。據資料記載,爲了逼趙一曼供出情報,日本侵略者每天多次對她進行毒打、灌涼水、壓杠子等酷刑。在趙一曼就醫治療期間,侵略者還曾“抓住她的頭發往牆上亂撞,用煙頭燙傷她的臉,成绺地揪下她的頭發,把趙一曼折磨得死去活來。”盡管如此,趙一曼始終守口如瓶,最終英勇就義。

              “捍衛尊嚴需要實力,更需要勇氣、膽量和血性。當一個民族真正從精神上站立起來的時候,悲劇才不會重演。”王宜田在撰寫著作後記時寫道:記錄痛苦不是爲了延續仇恨、增加仇恨,而是爲了正視曆史,呼喚良知和理性。

              分享到:
              環球萬象
              精彩聚焦
               
              Copyright 2012-2016 www.amyja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鄂ICP備15012114號-3
              鄭重申明: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如有違反,追究法律責任
              EMAIL:615970366@qq.com
              X-POWER-BY FNC V0.5.2 FROM ZZ40